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百零五章 陈郡求药9
字体设置
????师尊面无表情,就那么冷冷的看着她,自信倨傲道“区区九转回魂丹,真以为本座无可奈何了吗?你们也太小看本座了吧。shukw.com??书库网本座可是通天彻地的鬼谷子。”

????以前的师尊虽然有点落拓,但目光柔和、慈祥的仿佛温柔的老祖母一般,可现在,师尊的目光凛然阴森,气场俨然从慈祥老祖母变为冷傲鬼谷子。

????鬼谷一派素来有个传统,那就是和昔日友人决裂的时候,要捏架子,来个霸气一点的自称,越霸气越好,丢啥也不能丢了鬼谷的脸面。

????所以,师尊此刻自称本座,君临以后面对昔日友人也会自称本座……

????宴澄讥笑一声,道“不是这个哦,我在五毒教多年,几年前,无意间听到毒公子的谈话,我这才发现,我知道了一个大秘密。关于师尊您的大秘密。”

????师尊心中一颤,面上却佯装镇定,背上一阵发寒,却装作不在意,问“哦?什么秘密?”

????宴澄慢慢寻了一张椅子坐下,轻笑道“你的秘密就是,秦珉之不仅是你的徒弟,他还是你的儿子。对不对啊,你是当年叱咤风云,险些成为琅琊王氏家主的琅琊王氏二公子,王歌之。”

????师尊一瞬间,感觉到了悲凉,他看着自己的双手,若有感触,道“王歌之,是啊,好久没有人这么叫过我了。”

????“王歌之和秦小舞好上了,可惜秦小舞的师尊,也就是当年五毒教的教主陈慕不同意,原因好像是陈慕也觊觎秦小舞。琅琊王氏也不同意你与妖女在一起,便给你寻了一门门当户对的亲事,你不从,于是你放下王氏的一切逃走了。琅琊王氏嫡出二公子和魔教妖女好上了,琅琊王氏大概是觉得太丢人了,对外都说你是因为不满意婚约而逃婚,如今琅琊王氏只手通天,它说什么就是什么喽!所以,知道王家二公子与妖女那一段禁忌之恋的人很少很少。而秦小舞那边,她为了跟你在一起,她愿意和五毒教,和以前的师尊恩断义绝,于是她自废武功叛出师门。原本你们这对苦命鸳鸯这时就能在一起,可惜秦小舞曾经的师尊陈慕不同意。”

????门外,野菊花万重,月影摇曳,花朵芬芳。

????夜风吹过,薄薄的夜雾被风吹得扬起来,混合着暗香,在月下暗夜里织出一幅薄纱。

????师尊,不,王歌之颤了颤,眼睛里一片漆黑,月光照进去,一丝亮色也无,喉咙苦涩,半个字都发不出来。

????宴澄接着说“任你武功再高,就算陈慕与你武功不分胜负,可你有弱点,那就是整个王氏,陈慕以整个王氏为威胁,逼你放弃秦小舞,即使他也不会拥有秦小舞,但是看到你们痛苦他就开心了。你终是负了秦小舞,你终是不敢拿你的家人冒险,直到王氏日益强大,直到你成为新一任鬼谷子,直到王氏终于不受五毒教掣肘,你才跑去接秦小舞。”

????王歌之满目疮痍,挣扎着推开窗户,呼吸一口新鲜的空气,看着满山的月光,月过寂然,金色的菊花在月下绽放,犹如大漠的烈日一般,灼烧他的心脏。

????王歌之胸口有一股剧痛袭来,让他险些站立不住,那股剧痛犹如当年看到小舞尸体时,他无时无刻不在悔恨,瘦削的小舞又自废了武功,应该吃了不少的苦吧……可在小舞母子吃苦的时候,他却从来没有出现。

????王歌之怆然笑了,故事的最后仍然没有一个美满的结局。

????他以前给君临和秦珉之讲过一个小故事,就是一个人出生贫苦,很小的时候就遇到大坏蛋,此大坏蛋为了甄选出最强的小孩作为徒弟,就让几十个小孩生活在一起,要么成为活下来的最后一个小孩,要么死。这个小孩本来生性善良,但为了活下来,小孩杀了不少人。之后,这小孩真的成功成为大坏蛋的徒弟,然后小孩学有所成杀掉了大坏蛋,又在闯荡江湖的时候遇到命中注定的爱人,最后这人和爱人幸福的生活在一起,永不分离。

????那永不分离始终是一句笑话,始终是空。

????幸福仿佛触手可及,但伸手却触摸不到,如镜中花,水中月。

????秦小舞最终还是没能和爱人幸福的在一起,她的爱人负了她,风华绝代的秦小舞自废武功,为了爱情骄傲的她甘心成为手无缚鸡之力的普通女子,可她的爱人终究还是负了她。她仓惶的病死在大漠,死前甚至都没能见到她的爱人一眼。

????这算哪门子的美满结局啊……

????宴澄凛然道“王歌之,你负了秦小舞,负了秦珉之,也负了整个琅琊王氏,永不见你爹,永不见你娘,不孝不仁不义不悌!人人都说鬼谷子义薄云天,悬壶济世,情深似海,可惜你救人难救己!到头来你也什么都不是,秦小舞怨你,秦珉之恨你,整个琅琊王氏驱逐你,你爹王家老爷子也永不原谅永不见你!”

????王歌之像是被人重重打击了一般,颓然的倒在地上,内心那些被掩埋掉的感情,被刻意遗忘的愧疚在这一刻破土发芽,茁壮成长,它们破裂而又激越,疯狂而又顽强,侵蚀着他的心脏,压得他喘不过来气。

????他两眼无神,道“够了,你不要说了。”

????“王歌之!你纵使武功无人能及,通天彻地,可你也只是一介凡人,难敌千军万马,救不了秦小舞,救不了秦珉之,到头来,你连你自己都救不了!呵,好一个无愧于心的鬼谷子,你要真是完人,又怎么会被我抓到把柄?”

????“住口!”

????宴澄说“怎么不让我说下去了?我偏要说,你跑去接秦小舞,可惜你接到的是秦小舞的遗骨,还有你的那位好儿子秦珉之。也不知道秦珉之要是知道了他最敬重的师尊原来就是他的那位抛妻弃子的父亲,他会作何感想呢?他会不会对你恨之入骨?”

????“不要说了……”王歌之的声音有一丝哑然,曾经握着剑的手微微有一丝颤抖,声音带着一丝恳求,“不要告诉他。”
为您推荐